生命,可能是在一種無法以自身之力完成的情況下,被創造出來的

      好比花,即使將雌蕊與雄蕊聚集在一起,也不足夠
      仍需昆蟲與微風的造訪,才能聯繫起雌蕊和雄蕊之間的關係

      生命本質上便具有不容忽視的匱乏,並因他人的存在而完滿
      然而,我們彼此對於自身這份重要的匱乏,毫無察覺,也未曾被告知

      馬蠅,泅泳在光裡,向盛開的花慢慢飛近。我也是,可能是別人的馬蠅

      或許你也是,曾是吹拂我的風。

      — 吉野弘 1996

      Makeup Artist / LaoNiang
      Venue /  Yen Pasture 2

       

      SHARE